解读:中国可采用“债务转换”助力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

本周,两支来自中美的独立研究团队呼吁中国实施“债务交换”,以促成发展中国家加强自然保护和气候适应与减排。 研究人员得出结论,通过此类债务交换,中国不仅能缓解目前在发展中国家间快速蔓延的债务困境,同时也能为深受气候变化和环境退化所困的脆弱国家提供可贵的资金支持。 “三赢”方案 第一项研究是一则题为《“债务自然转换”会是“一带一路”债务可持续性和生物多样性金融的“三赢”方案吗?》的政策简报。该研究由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的“绿色‘一带一路’倡议中心”(IIGF Green BRI Center)发布。 该简报指出,作为债权国,若中国能够与“一带一路”上的债务国开展“债务自然转换”(debt-to-nature swap),或许能带来“三赢”局面。“一带一路”是由中国在2013年提出的一项倡议,旨在在发展中国家投资基建项目,现已逐步覆盖共140个国家。 研究人员发现,债务自然转换是一项可以一举解决三大严峻挑战的“重要工具”:一是稳固当前债务危机中的债务可持续性,二是支持后疫情时代的绿色复苏,三是促进长远可持续发展。 债务自然转换并非一项新举创。这一概念最初于1984年由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WF)时任副主席提出。其首次落地则是在1987年,基于玻利维亚政府和保护国际基金会(CI)之间达成的一项协议展开(后者是一家美国的非政府组织)。 协议约定,保护国际基金会以10万美元的折扣价购买该国65万美元的外债;作为交换,玻利维亚政府要在三个保护区开辟共150万公顷“缓冲区”。 截至目前,已有30多个国家实施过债务自然转换,主要集中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数据显示,共计26亿美元的债务以此方式重组,向债务国的保护项目注入了12亿美元资金。 “基建支出增长,叠加‘新冠’疫情,给债务自然转换提供了‘新机会’,在‘一带一路’国家尤甚”,该政策简报如是说。 “债务自然转换”的示意图。通过债务重组,债权国可以将债务折价出售给独立的环境信托基金,以此获得一些回报,而该信托基金则将为当地的保护项目提供资金,债务国政府也将根据重组后的条款向环境信托基金支付利息。国际非政府组织和其他共同出资人还可为环境信托基金注入额外资金。主权双边债权国、世界银行和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多边开发银行以及私人债权人均实施过此类债务转换。来源:IIGF绿色“一带一路”中心(2021)。 绿色“一带一路”倡议中心主任王珂礼(Christoph Nedopil Wang)博士是该研究的共同作者,他告诉《碳简报》: “债务自然转换为解决债务问题提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思路。不同于债务免除,它可以保障债权国收回一部分资金,也可避免道德风险。它也不同于‘债转股’(debt-for-equity)或‘债务资源交换’(debt-for-resources swap):这两者会导致资产扣押,从而限制债务国未来的发展;而债务自然转换能保证将原本应用于偿还债务的资金投入到保护当地环境的项目里。不过,一项由来已久的挑战是,如何判断哪些国家适用于债务自然转换。” 勾勒潜力 第二项研究发表于《科学》杂志,题为《中国能帮助解决债务和环境危机》,作者来自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中心。该研究正好响应了王珂礼博士提出的上述问题。 全球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设计了一项分析模型来探析债务国“与中国实行债务交换的前景”。该模型首次在“信贷价值”和“实施与管理成本”两项常规标准之外,纳入了债务国的气候变化风险和/或生物多样性威胁。 该研究识别出若干最有可能与中国成功开展此类债务转换的国家,包括老挝、乌干达、厄瓜多尔(详见下图)。 该图展示了在中国

Read More